曾幾何時,開始認為自己是個天才?

Posted by admin on 十二月 3rd, 2007
2007
十二月 3

從小,無論做什麼事,都是那麼的不費力,那麼的成績斐然,從不需要練習,在同儕之中,自小,好像就與別人不太一樣,開始被師長們注意,被派去參加至種種的比賽,演講、注音、書法、作文,甚至連樂隊突然缺了一個鼓手,也是莫名其妙的被抓去當代打。只給了我一個下午練習,那時,不懂什麼叫做優秀,只覺得師長叫我作什麼,能做到的,就去作了,真正喜歡的,還是與同學打成一片,打打鬧鬧,快樂無限。

上了國中,沒了那些有的沒的比賽,每天要作的,也是老師只要我們作的,是考出好成績,很自然的,我並沒有什麼反抗的信念,大家都這麼做的,不是嗎?我也開始上課,開始認真聽講,但,沒過多久我發現,原來考試並不難?國中時的考試雖然多的嚇人,但只要我上課有聽,考試也都會作了,回家並不需要看什麼書,我唯一有興趣的只有金庸小說與漫畫,那時,還迷上了聖鬥士星矢,那麼多的考試並沒有讓我更用功唸書,只是讓我多了更多的練習機會。把考試當練習,聽到別人念得要死,心裡並沒有什麼感覺,跟別人說我從不唸書,除了幾個真的瞭解我生活的死黨之外,其他人並不相信,因為它們看到了我的成績,畢業後,我在聯考前一天在飯店中賭牌的情形下,上了第一志願。

上了高中,成績並沒有很好,我仍然按照習慣,平常從不唸書,但有一些改變。我會在考前一天唸書,在考前一天唸完所有的書,背完所有的公式,不管隔天考的是ㄧ科、兩科或五科,成績在班上並不好,只能算中上而已,而學校前卻有更多吸引我的事物存在,電玩、漫畫、KTV、百貨公司,這樣的花花世界,跟課程比起來何者孰重?答案已不言可喻,反正成績雖不算好,補考、留級我也沾不上邊,比起來,我曾在比賽中拿名次得過大筆獎金的賽車電玩,當然會讓我更有感覺,到了聯考……考差了……。

聯考考差了,不是沒學校念,但是我真的不想念,父母一直叫我先上再說,我卻偷偷的填了根本就不可能上的志願,當然,落榜了……。落榜了,當兵與重考,父母跟我都有同樣的選擇—-讓我重考,重考班一開始,我就覺得好像該認真點了,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於是,我上課認真,自習時間也認真,除了在宿舍之外,其他該認真的時間都很認真,第一次最重要的模擬考,七科我考了六百四十幾分,嚇壞了所有的同學與老師,而我,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,因為,這樣的結果,又開始讓我覺得不必太認真,於是,我開始跟室友出去玩,室友是撞球高手,就由他教我撞球,除了補習的時間之外,其他時間一有空就往撞球場跑,甚或通宵泡在撞球場中,一開始交了好多學費,但,大概三個月後,我和他聯手四處征戰,已經不太需要繳台錢了,輸的付錢,我們卻很少輸,再來,我也開始在補習班中談戀愛,卻在聯考前兩個月吵架,心情一直低落、下墜,從那開始,補習班也開始停課,我每天也都在狂放中度過,放縱自己,書本、講義也不知道跑哪去了,這樣的情形下,我考上了某大學機械系……。

這某大學的機械系,雖並非我想念的,但已重考過一次的我,不能要求父母多給我一次機會再考,也就念了。念了之後,發現大學課程仍同以往容易,自己還是可以在一個晚上唸完,不管是要交作業、交報告、考試,仍然只是一個晚上的事,於是,我又開始放縱無度,不斷的夜遊,不斷的聯誼,不斷的四處遊樂;課業上,仍難不倒我,曾當過微積分,以極低分被當,連補考機會都沒有的死當,卻在後來重修時,以連續算了三天微積分的努力,在成績單上,我有了全班最高分九十幾分的 pass 成績;運動上,喜愛同伴的我,喜歡團體的籃球運動,不需要練習,我自然而然就是個射手,出手進籃的機率就比別人高,但因缺乏練習,卻有著極差的體力;玩電動,從來就比別人容易抓住訣竅,什麼樣的遊戲都學得比別人快、比別人精。

不知從何時開始,開始認為自己是個天才,不管什麼事,不管是跟腦袋或跟體能反應有關,我做這些事所花的時間與精力都只需要別人的一半,或三分之一,甚或十分之一,我似乎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與注意力在這些事上面,我要把這些時間用來盡情玩樂,很不幸的,我開始輕視許多事情,終於。

現在是一月十四號,接近期末的時候,我已經大四了,在這個學期中,我修的課並不多,一個禮拜有四天是放假,我仍故我的玩樂不休,期中當然有一些作業與報告,我當然還是同樣在一個晚上將它們弄出來。期末了,在這個禮拜之中,星期一有兩個讀 paper 的期末報告要交,星期二有一個多媒體的期末作業要報告,星期三有個通識作業要交,星期五期末考兩科;在四天前,也就是星期日晚上,我仍信心滿滿的要交出兩個期末報告,當我看完一篇 paper 時,信心仍未減少,但一開始讀另一篇 paper 時,我的心漸漸冰冷了,我完全看不懂這一篇 paper,它是原文的電腦控制系統 paper,其中的專有名詞,每個字字典上都查得到,但,我就是不懂它們的意思,於是,整夜我都為了這篇 paper 而苦惱,為了多懂一些,我不斷的讀,不斷的看,終於,我放棄了,這是ㄧ篇超乎我程度的 paper,我因為輕視它而並沒有事先讀它,所以,看著黎明將至,我並沒有時間去找尋另外一篇 paper,而另一篇報告,也因為我整夜都卡在這一篇 paper 上而胎死腹中。

於是,星期一兩篇都需上台講解並繳交的報告,看得懂的一篇,及時做出投影片來報告了,報告交不出去;另一篇,我卻只能站在台上忍受老師逼人的目光,懊悔萬分的跟老師說抱歉,我真的交不出來,連報告都辦不到。星期一晚上,帶著懊悔的心情,為了隔天多媒體製作動畫的作業而努力著,我花了許多心思構想並試著付諸實現,目標是製作一片影音光碟,原本想在這ㄧ科扳回一城的我,當看到這禮拜中的第二個太陽升起時,再度宣告失敗了,我的構想是能予以實現的,但是,當我想播放動畫中那龐大的音樂檔時,我失敗了,這個軟體並不能承受這龐大的檔案,我的作業繳交隨著 Win95的當機抗議而煙消雲散,再度的,
我只能跟老師偷偷的說,可不可以下禮拜再交?星期二晚上,因為網頁比賽要決選了,系上將通知我隔天中午需要到會議室正式的報告給全體老師與 IBM 來賓(因為 IBM 協辦),之前,我已看過所有的參賽的網頁,自己以客觀的觀點來看,自己得到第二名的機會十分大,因為只有一人的網頁自覺比不上,於是,十分輕視於這個報告,覺得上台隨機應變就行了,隔天中午,我是第一個報告,報告前聽取簡介,時間只有四分鐘,結果,疏於準備的我,並沒有真正將自己網頁的特色與構想介紹出來,甚至還沒介紹完,時間就已結束,下來時,也不覺得什麼,但,隨著一個個上台報告的學生,我的感覺也越來越不對,天哪!它們準備得居然如此充分?一些普通的超連結,也能解釋得頭頭是道?

剎那間,我知道我錯了,這些評審委員們並非專業的網頁高手,他們並不在乎網頁的效果,他們注重的是網頁的內容與感覺,這並非對他們的貶抑,這當然是大部份人對觀看別人網頁介紹時的常態,但,我並沒有將我網頁提供的內容訊息明確的表達,評審委員們都沒有觀看所有網頁的,他們只是看到學生所介紹的網頁,當然的,我落選了,出乎同學意料的,除了一、二、三名外,我連六名佳作都沒有,這不是別人的錯,完全是自己造成的,是自己要在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中上台的,我又失敗了;最大的失敗,卻是我的工業專題,出於懶散,我幾乎都沒有到實驗室去進行實驗,從九月開學開始,就覺得下個月再開始也還來得及,直到十一月,還是這樣認為,但,一天拖過一天,我已沒有辦法提起精神來進行實驗,直到今日,一月十四號,我的專題仍未開始,而別人的卻已經結束了,在十二月多我就已經瞭解,工業專題已沒有機會完成,這是這學期中給我的最大挫折。

於是,我知道我錯了,我並不是天才,或許比別人多了一點點效率,或許比別人多了一點點運氣,但我真的不是個天才,而這些「一點點」也都已消失,這個學期,我嚴重瞭解到在我潛意識中,深藏並影響自己行為的這個想法到底有多麼的無知,多麼的愚蠢,多麼的荒唐,使我幾乎一無所成,我知道,我只是一個普通人,一個極度平凡的人,我需要努力,需要加倍的努力,才能跟上優秀人才的實力,而且,在我蹉跎了這麼久,我需要更多更多的努力來補償我過去所失去的一切,或許就算這樣說不定也跟不上,但,即使如此,我也需要去作這一切,以此償還過去的「天才」,天才的以為自己是個天才,天才的以為自己不需努力,天哪!這個想法從何時開始的?我已經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我到底有多「stupid」才適合了。

現在,就在今天晚上,我第一次有了目標,一個人生的目標,不是ㄧ個抽象的目標,而是ㄧ個具體而可達成的目標,我需要努力再努力才能達成它,並超越大部份人,但,我得試著去作,全心去作,而且,不是下學期,也不是明天,就從現在開始,就從我打完這一篇開始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