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見生命的召喚

Posted by admin on 七月 12th, 2007
2007
七月 12

吳若權-聽見生命的召喚

‧ 生命虧待了我們?還是我們虧待了自己?

朦朧的山嵐籠罩,一條小徑兩邊都是綠樹。清涼的空氣中,飽滿著如同雨霧剛剛歇止的澄靜。腳步突然因為短暫的遲疑而停止,回頭張望,「我怎麼會在這裡?」

有時候,它真的只是一個夢境,問句之後,我即清醒。「喔,是個夢呢。」然而更多的時候,它是一連串的質疑與反省:「我怎麼會在這裡?」但朦朧的山嵐幕後,有著人生種種喜樂哀愁,歷歷往事如同剛剛歇止的雨霧,讓渾沌的心沈靜下來,可以單純地面對自己。

因為沒有狂喜、沒有恐懼,如此順其自然地經歷,才知道原來那是已近中年的一種心情。看見迢遙的來時路,沒有藉口、沒有哀怨,這一步一腳印都是我自己一個人走出來的。什麼時勢所逼、什麼迫於無奈,都不再被自己用來搪塞,終於可以心平氣和地對自己說:「都是我啊。這一切都是我的選擇。」

多麼了然的安身立命,在波瀾壯闊之後,我才懂得。

忘記自己究竟「拚」了多少年?不是為了追求成功的企圖,而是害怕失敗的擔憂。總是兢兢業業地做好手邊每一件事,父母的生活、手足的聯繫、老闆的交代、顧客的委任、同仁的期待、朋友的付託……事業與工作,在完全沒有掙扎的狀況下順利進行,到一種超乎常人的地步。

「你怎麼有辦法同時做好這麼多事?」

常被人問起,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邏輯上來說,很簡單啊,清楚的目標、有效率的時間管理、加上願意努力,這些都不難達成。朋友們大概都知道,我的確是這樣,人生有清楚的目標、善於時間管理、比一般人努力。但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,生命的背後有一股力量在悄悄反擊。

最顯而易見的是:健康。幾年前,我的身體開始有了一些小小的異狀,我一直沒有想要理它。後來,這些不明的異狀有了清楚的表徵,用不同的形式反映出來,開始接受各種治療及檢查,有趣的是:「一切還好,沒有大礙。」

問題的關鍵在哪裡呢?不同的醫師,有相同的回答:「免疫機能降低,容易受病毒攻擊。」只要稍不留意,病毒就伺機而動,侵犯身體。有些人的症狀是感冒、有些人是頭痛,有的皮膚起疹子、有的胃腸不適……比起那些難以治療的重病,這真的不算什麼,但這也不是個光靠醫藥可以解決的問題。「要設法減輕壓力,改變生活型態,」醫師建議。

起初,這個建議令我困惑。對生活作息正常、固定按時運動、很少出入公共場所、也絕少應酬的我而言,工作雖忙碌,但心情愉快,很難理解自己會有免疫系統功能的問題。經過幾年的摸索,才漸漸發現自己慣於用心志管理身體,長期以來忽略的身體自主性。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:如果隔天清晨因為有事要早起,我完全不必靠鬧鐘,自動會在計畫清醒的十分鐘前起床。現在想起來,過度自律的性格,阻礙了對身體的善待。

我多麼羨慕那些可以賴床的人,即使他們因此而上學或工作遲到,至少因為睡眠甜美而讓一天的開始有了幸福的起點。當然,我不希望他們因此而成績不好或上班遲到被扣錢。

那麼就請大家早點睡吧。睡覺,對生活在都會的人而言,又是一件艱鉅的工程。我看過一則本地的報導:三十五歲以上的上班族,百分之八十五曾經有過睡眠障礙,其中有半數以上,屬於經常性的失眠。

一篇原載於《康健》雜誌的文章,幾乎在網路上被傳爆了,原文標題為:〈增強免疫力的十五招〉其中第一項建議就是:「好好睡一覺。睡眠不良和免疫系統功能降低有關。體內的T細胞,負責對付病毒和腫瘤,數目會減少,生病機率隨之增加。」

失眠,並不是我經常有的困擾,只是偶爾需要數羊。有一段時間因為失去至親而難以入眠,幾乎每天晚上都瞪著天花板到天亮。練習禪修的朋友,教我一個方法:「觀想眉心。集中注意力,觀想雙眉之間,很快就會睡著。」練習幾次,我覺得很有效,便一再分享給別人。原來,「集中」與「放鬆」之間,有如此玄妙的關係。當你懂得「集中」,便學得「放鬆」。

人間的事,紛紛擾擾、沸沸揚揚。能夠出於污泥而不染、坐於喧擾而不躁,祕訣就是集中心志。

集中,說來簡單。最難的是:割捨。因為要集中,所以不能要得太多。懂得割捨,才會去蕪存菁、化繁為簡、忘煩存靜。去除貪多的心,才能聽見自然的聲音。

作家好友吳淡如小姐,為了協助我放鬆,特別介紹了她去印度普納社區靈修時的老師給我認識。老師幫我做了一次「心靈按摩」。地點在海邊的一處新興社區附近,我們用英文做了短暫的交談,老師開始將他的手掌放在我的背部輕柔地按摩,所到之處、病痛立現。他可以從比較僵硬的肌肉、緊繃的神經中,推測我身體的疲倦、以及心裡的憂傷。

神奇的是,漸漸地我聽到海浪、鳥鳴以及風聲。我問他:「你在播放類似『心靈Spa』那種CD嗎?」他很意外地看著我:「你聽到什麼?」

剛開始的時候,我只聽到社區路間來往車輛經過的聲音、伴隨著一所小學下課間學童的喧鬧、幾分鐘之後我慢慢聽到海浪、鳥鳴以及風聲。結束短暫的按摩,走出戶外時,我才真確的知道海浪、鳥鳴以及風聲都是本來存在於這個空間的音響,並非來自音響設備,只是起初我聽而不見。藉由解除身體的壓力之後,將心情放鬆,意志的防線降落,才能讓感官與自然裸裎相對。

「你自己不能放鬆,應該借助外力幫助自己放鬆。」一位出版界的長輩,建議我常常接受按摩。

但是這對節儉成性的我來說,仍是個不必要的消費,「我想學氣功。」

他聽了大笑說:「你就是因為太過度系統化,才變得這麼容易緊張,怎麼還能再去學這麼系統化的東西。」

並非氣功不好;而是這個階段不適合我。

「你多久沒有『善待自己』?」他問。

剛聽到他這麼一問,我覺得啼笑皆非。我對自己很好啦。沒有這方面的問題。但是當他繼續追問:「你多久沒有溜班看一場自己很喜歡的電影?或推掉那些不得不做的工作,讓自己無所事事地閒晃一整天?」

對我來說,這些事都是很不道德的。但我明白他在說什麼,被長輩洞悉我的弱點,既羞愧又感動。
幾年不曾謀面的老友,從美國回來。見面的第一句話說:「你知道嗎?你太乾淨。乾淨得令人害怕,不像平常人。」

對我,又是一記重擊。規律,沒有錯;但錯在太規律。生活中非黑即白,是一種態度。但其中必須有一些灰色地帶,否則就不自然。

我想到每次演講場合中認識的聽眾,他們的生命態度比我還認真,卻也因此充滿很多挫折。包括:望子成龍、望女成鳳的父母,一心想把婚姻經營得很好的新婚夫妻,努力要把戀愛談得好幸福的情侶……渴望美滿的眼神中,卻有些難掩的憂傷。他們都是一群嚴以律己、樂於犧牲奉獻的人,但常常落得「好人沒好報」的困境,不是在盛年出現健康警訊,就是心裡有個打不開的結,在有志難伸時覺得生命虧待了自己。但哪裡是生命虧待了自己?其實是我們自己虧待了自己。

常聽人說:「四十歲之前,以命換錢;四十歲之後,以錢換命。」凡經歷過親友幾番生死的人應該都會同意:「再多的錢,也不能換回寶貴的生命。」

相信很多努力奮鬥的人,都像年輕時的我一樣,鼓勵自己說:「再熬幾年就好了。」「為了讓家人過得更好,辛苦是值得的。」「不該對這些無聊的人與事生氣。何必跟他們一般見識呢?」「忍耐吧。」這些想法都是對的,但同時也將所有的負面情緒壓到很深層的心底,連自己都不自覺它的存在。我們都忽略:負面的情緒,很容易累積破壞的能量,首當其衝的是:免疫力。

一旦免疫機能下降,就給疾病入侵的機會。心志固然可以抵擋生活的壓力,身體卻擋不住病毒的竄動。當身體提早投降之後,心志才開始懂得順服。

我們終究得承認,在生命面前,沒有人是強者。現實生活裡愈是意志堅強的人,將愈早體驗這個無奈。承認自己的極限,順服於生命,我們才會開始學習如何和自己相處,讓種種壓力來去自如。
是的,讓壓力來去自如。不能否定它、忽視它;而是肯定它、接受它。用自己最享受的方法,排解它。

那篇在網路上盛傳的「增強免疫力的十五招」,提出的建議,不外乎就是這些排解壓力的方法:按摩、吃維他命、運動、做白日夢、樂觀、開懷大笑、信仰、享受親密關係、擁有好朋友等等。

「你真懂得享受人生。」我們常以羨慕的口氣對別人說,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對自己說:「你真懂得享受人生。」不是臥薪嘗膽之後的甘之如飴,而是善待自我以後的自在快樂。

享樂,不全然只是唱KTV、跳舞狂歡、豪飲大賭;雖然,做這些事的時候的確會有短暫的快樂。但真正的享受,是不假外求的輕鬆自若。偶爾的放縱,並無大礙;但任何依戀成癮的享樂,只會讓人更加空虛。

一位在商場非常成功的中年朋友,突然對生命覺得迷惘。他報名參加「斷食訓練營」,回來之後歡喜地告訴我:「人生最重要的功課,是每天為自己烘焙一盤『漂亮的蛋糕』。」

他指的是:充足的睡眠、高纖低脂的食物、足夠的飲水、輕鬆的心情、適度的運動,接著從自身排泄物的形體和顏色,評估自己的功課做得好不好。這個很特別的例子,我並不覺得噁心。其實要做好這個功課很不容易,但完成之後確實是一種人生真正的享受。

用自己喜歡的方式,享受生命。如果你還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歡什麼,請放慢腳步,安靜下來,傾聽生命的召喚。

當你睜開眼睛時,覺得茫然;請閉上眼睛,你將看見道路。這是很有趣的試驗,如同專注可以催眠。而催眠的狀態,卻是極度的清醒、極度的放輕。

一朝醒來,又是那一幕:朦朧的山嵐籠罩,一條小徑兩邊都是綠樹。清涼的空氣中,飽滿著如同雨霧剛剛歇止的澄靜。腳步突然因為短暫的遲疑而停止,回頭張望,「我怎麼會在這裡?」

理解生命的來龍去脈之後,請對自己微笑吧。

後記:這篇文章特別寫給中年人,以及快要步入中年的人。我相信可以幫助所有讀者永保年輕。如果你是年輕的學生,只要身體力行,保證可以延緩老化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